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今天是

English

站内搜索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快讯
抗疫战士赵生银:出发当天,接到外婆去世的消息
发布时间:2020-02-13 15:29      来源:

我是来自云南省中医医院/云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骨伤科二病区的主管护师赵生银。1月23日,接到取消放假通知后,我取消了回家看望生病外婆的计划,立刻返回了工作岗位。

当接到武汉需要支援的通知时,我报了名。

然而,第一批支援武汉的名单出来了,没有我。我们科的另外一个同事被列为后备护理组成员。我打电话跟护士长申请:让我去吧,我没有孩子,牵挂比她们少,而且我丈夫也是医务工作者,比较能理解,会支持我。其他同事有孩子,她们去了孩子谁来照顾?

护士长让我先做好准备,看后续情况再做安排。

为了做好疫情预防工作,医院在每个入口都设立了预检分诊点,我积极报名支援。1月29号,我来到预检分诊上班,因为防护物资紧张,我们需要从早上7:30上到下午18:30。又因为穿着防护衣,带着口罩,护目镜等防护用品,一天下来,我觉得头晕脑胀,浑身难受,但是一想到能为抗击疫情出一份力,我心里又是自豪的

2月4日上午10:30,我正在急诊科预检分诊上班,突然接到护士长电话,她告诉我下午两点我就要奔赴武汉支援。接到电话的时候,我心里没有慌张,可能是心里早就做好了支援的准备吧。但是时间太赶,我立刻打电话给我丈夫帮我收拾行李。

让我完全没想到的是,我刚从医院赶到家,就接到妈妈的电话,她告诉我说外婆去世了。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心里一下悲伤难抑,一下又愧疚难耐。我知道,我不能去送外婆最后一程了。

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我没告诉他们我要去武汉支援,只是说我回不去,希望他们理解。我在电话里安慰了外公,听到我哭,外公反而安慰起我来,他说外婆年纪大了,让我别伤心,好好工作。

其实我也知道,如果我把情况告诉领导,他们会考虑换人去支援。但是我也知道,外婆不会希望我做一个逃兵,如果家人知道我是去支援武汉,她们一定会支持理解的。

我不想当英雄,只是想尽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责任。

我今年32岁,结婚5年,由于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孩子,之前一直吃中药调理,为做试管婴儿而准备。有国才有家,在奔赴前线的那刻我和老公说,等战胜了疫情我们再考虑要孩子吧。

来到前线的每一天,我都在不断地学习,不断地了解新冠肺炎的最新情况,学习老师们在群里分享的经验,以饱满的状态战斗。

Copyright(c)2006云南省中医院版权所有 云南省中医医院宣传科建设及维护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光华街120号  浏览数:
邮箱:yntcm_hopxc@126.com 滇ICP备05006174号  云中医网审(2010)0001号